要你去看那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束缚──傅月庵读平路《黑水》_X生活权_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娱城手机版賭場

要你去看那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束缚──傅月庵读平路《黑水》

要你去看那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束缚──傅月庵读平路《黑水》

小说是「虚构」(fiction),虚构不尽然无中生有,追溯再追溯,几乎都有些许根据,以是真真假假,索隐成一派,评论自此而出。小说遂轰轰烈烈,闹热滚滚了。

但既称「虚构」,真实必仅能佔其中一部分,太多了,恐成一种侵犯,当有伦理争议。

那,以「审判中的谋杀案件」为主题,于此浇消胸中块垒呢?

这是大题目,也是走钢丝的事。走得好,那是高明;一个不小心,便可能摔得粉碎。

平路一直在探索小说的可能。90 年代之前不论,此后勇于起死者于地下,从历史的罅隙当中,赋予看似已盖棺的人物另一张可能的脸孔,让人狐疑,让人不舒服,让人思索更多的问题:父权结构之下的女性地位、封建体制之后的血肉人性⋯⋯其成就有目共睹,国母、巨星遂都一一动摇了。

而今,她更大胆(或更虚无于所谓「真相」),反过来,竟想为「生者」盖一棺,取材「审判中的谋杀案件」,「虚构」出一本小说。她无意也无法改变「真实」,这是可想而知的。但「侵犯」已成事实,界线都已模糊,只要有人不满意(或看不懂),吃不完的她怕要兜着走了。

但这不重要,反正白纸黑字,敢作敢当,她的事!重点是:平路要的是什幺?如此甘冒大不讳,她想要给读者的是什幺?翻读一过,初衷不忘,还是「父权结构之下的女性地位、封建体制之后的血肉人性」,以及小说之外,「日益为这块土地感到焦虑的作者之心」。──我所看到如此,若是这样,平路真也可算是「一心惟尔」,念念不忘「谴责小说」了。

读这书,一直让我想起《旅行与读书》封面,上田义彦为詹宏志所拍的那张肖像。「根本不像!」「怪怪的,他才不是这样。」「本来也觉得不好,读完书,才知真的恰如其分。」「不,他就是那样,已经那样!」⋯⋯。好的创作,从来超越「像不像」、「是不是」的写实层次,而是要点你、刺你,让你思索隐藏背后更巨大更迫切更黑漆漆的那些东西。平路这小说,应该也是这样的吧!

──有人就是不怕麻烦,非要写一本让你心情不好的小说,因为她要你去看去想去动去挣脱那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束缚⋯⋯

傅月庵

本名林皎宏,台湾台北人。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肄业。曾任出版社编辑、主编、总编辑,二手书店总监,现任扫叶工房主持人之一。潜心砥砺编辑技艺,视为匠人修行;致力探索书籍未来形式,各种出版可能。偶亦为文,散见两岸三地报章杂誌。着有《一心惟尔:生涯散蠹鱼笔记》、《生涯一蠹鱼》、《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》、《天上大风》、《我书》、《书人行脚》、《册页流转》等繁简体作品数种。

本文为「黑水・私观点」系列书评,深入认识平路《黑水》▶︎▶︎▶︎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